2020年美国高端留学机构大PK托普仕厉害了

即将迎来2020新的一年,我们回顾一下2019年,这一年里留学行业经受着兴衰更替:有的留学机构没有经受住时代的考验,有的留学机构凭借持之以恒的专业度以及与时俱进的创新度,在留学市场上蓬勃发展。接下来就发展比较好的十大美国高端留学代表机构进行比较,结果托普仕厉害了,从以下这几个方面的详细解读。

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项目同样由方刚发起,2013年在联合国人口基金支持下进行活动。白丝带志愿者提倡“不使用暴力,并对暴力不保持沉默”,只要作出承诺者都可成为志愿者,目前全国登记志愿者4000余人。

机构文书原创及顾问服务态度

●我国约有30%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

2011年在自己结婚的喜宴上,就感受到了自己对妻子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从宴请完亲戚后,觉得就可以任意使唤她了。”

第一,机构专业度方面,留学服务机构的专业度是选择留学机构的重要参考点,高端的留学机构高端在哪里呢?高端留学机构主要做优质大学的留学申请,申请的学校基本是好学校,无论是在师资配置,学术硬实力的提升,还是背景软实力的提升方面都会为学生提供专业的方案,并且配置非常丰富的高端资源。托普仕做美国前30名校高端留学申请,所匹配的师资是美国名校,匹配的资源包括世界500强,国内外知名项目等,所以在专业度方面高端留学机构获得的认可度更胜一筹。

妻子没有报警,在分居一个月后,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据全国妇联和联合国妇女基金会统计

第五,留学花费方面,高端留学机构的花费基本会高出传统留学机构2倍或以上,因此在花费方面托普仕的支持率明显降低,然而在美国名校高端留学上,对于名校高端师资的投入是相当大,相对的费用就高,适用的人群也就定位在具备高端留学消费能力的群体中。

●我国近90%的家暴受害者为妇女

江太太表示,他们买的这些名牌商品并不是为了带回中国卖掉,而是为了圣诞新年给亲戚朋友送礼,有道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江先生表示,早就听妹妹说美国的黑色星期五,不仅当天降价大战,抢购的人气更成为美国的节日文化。为了亲身体验一次在中国感受不到的黑五经历,他们一家人提前来到美国,一来看望洛杉矶的妹妹,二来亲历一把黑五抢购的刺激和新鲜感。

该关还加强口岸动植物检疫。通过提高监管水平和防控水平,今年前11个月共截获进境植物有害生物387种、6597种次,全省首次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长尾粉蚧;检出疫病阳性牛83头,并予以扑杀或无害化处理;截获来自非洲猪瘟疫区猪肉制品130批次,均依法实施销毁处理。

没有被惩戒,就不会有停止

因400电话的严格管理,目前白丝带热线只有5人接听,皆为具有专业认证的资深心理咨询师。但基于热线电话的伦理要求,咨询师不能留下对方的姓名、电话,更不能回拨号码。

●平均在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

机构专业度及师资水平

日前,“宇芽被家暴”“蒋劲夫外籍女友控诉家暴”等话题再度引发公众对于家庭暴力的关注,针对施暴者行为的控诉成为大众的焦点之一。施暴者为什么会施暴?有没有可能改正?

改变,从一通电话开始

热线拨打者顾伟今年35岁,离婚已经四年,作为曾经持续4年的家庭暴力施暴者,每次施暴顾伟都会以职场压力大、家庭婆媳矛盾等为由,选择将情绪发泄到妻子身上。离婚至今,顾伟已经接受近十家媒体的采访,每次他都会提及离婚前最后那次家暴,妻子发出从未有过的低吼,恐惧的眼神,颤抖的身体,以及不时隐约的头痛。

2014年5月,顾伟收到当地法院传票,妻子起诉离婚。就在一个月前凌晨四点多,顾伟对妻子实施了以往对任何人都未有过的暴力。“我死死攥紧拳头,像铁锤一样。”连续快速捶打一分多钟后,岳母赶来,两岁的儿子在隔壁房间哭醒,岳母离开,顾伟又再次实施十几秒时间的捶打。

●全国共有40152万户家庭、平均每户3.1人计算,施暴者约有1.2亿

洛杉矶华人社区黑五抢购人潮最多的莫过于亚凯迪亚市的西野购物中心和柔似蜜市的沃尔玛连锁店。沃尔玛黑五凌晨2点就有人冒着大雨、顶着寒风前来排队等候,他们当中不少是华人。

同时,该关强化检验排查,做好口岸商品检验工作。通过严格风险筛查,防止“洋垃圾”入境,1至11月共检验进口废纸117批、3.3万吨,货值567.4万美元,并检出伪报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2起。同时,还检验出口危险化学品2445批、货值2.3亿美元;进口危化品157批、货值71.2亿美元。

“家暴只有0次和N次。”许多预防家庭暴力组织都会提及。但事实是,第一次家暴的发生并不会马上引起受害者的警觉。

“如今的我,连一只蚂蚁都不敢伤害”

“白丝带终止性别暴力男性热线(4000110391)”是北京林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副教授方刚在2010年成立,到今年已近十年。近十年间,接听来电超6000次,其中男性咨询者占到15%左右。

如今儿子已经8岁,顾伟也担心孩子曾目睹过暴力冲突场面而受影响。他会坦诚地告诉孩子,爸爸伤害了妈妈,妈妈为了保护自己,选择离开,她是对的,爸爸错了。其间,也会带孩子参加一些行为习惯及心理成长建设的社教班,为的是避免孩子将来产生跟自己一样的暴力行为。

妻子似乎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没有要求道歉,只是第二天对顾伟说,要是再打她就告诉父母或找妇女主任。暴力没有因为这次不痛不痒的警告而结束,从此开始,持续三年时间的家庭暴力不曾间断,最频繁时候,每个星期都会发生。“感觉自己像魔鬼,被情绪牵引着。”引发冲突的原因都是些琐碎、不值一提的小事。

2010年,北京林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副教授方刚成立“白丝带终止性别暴力男性热线(4000110391)”,致力于帮助施暴者终止暴力行为,同时也为受害者提供心理咨询和帮助。

收到法院传票的那一刻,顾伟意识到事情已不在他的掌控之内了。他开始从网络上查找资料,“为什么自己会对身边最亲密的人们实施暴力。我想要寻找根源。”一次偶然的机会,顾伟看到电视里播放名为《中国反家暴纪事》的纪录片,影片中有一部分长期忍受家暴的女性,最终选择以暴制暴,杀死丈夫,最终入狱。“或许,目前选择离婚,是对我们双方都好的方式。”看着纪录片中那些遭受家暴的女性的真实陈述,顾伟第一次感受到她们作为受害者时的痛苦。

针对施暴者,热线会首先赞赏对方的求助行为,肯定求助者摆脱暴力行为的愿望,而后帮助施暴者“去权”,认识到法律威慑性,帮助其分析当前暴力和婚姻状况,指导其一步步放弃暴力。

另外,该关还推进业务改革,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1至11月,“先放后检”进口铁矿、锰、铬矿3655批,货值198亿美元。进口矿产品平均验放时间较2017年压缩62.7%。同时,还开展“口岸天平行动”,发现短重2494批次,帮助企业挽回损失。(完)

“离婚4年多,我暂时不考虑去找另一半。”顾伟说,担心自己没有彻底改好,会再次给对方带来伤害,“如今的我,连一只蚂蚁都不敢伤害。”

——据世卫组织数据显示

第三,文书个性化方面,申请文书对留学申请有多重要呢?招生官来判断是否录取学生的重要参考就是文书,写作中心的文书指导老师,能够深度挖掘学生特点,指导学生制定创意文书,增加被录取的机会。此项数据还是托普仕,然而申请美国留学的都知道文书原创度是出了名的。

●2017年,全球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

2015年9月,法院二审判决顾伟与妻子离婚。不久,他申请加入到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项目中,成为一个反对家庭暴力的志愿者。

“此后连续两年,我手掌攥紧后击打的地方还是会痛;宝宝妈妈说,自己会时不时地头痛。”

2011年夏天,顾伟和怀孕三个多月的妻子躺在床上看电视,妻子提到亲戚家男人将工资卡交给媳妇管的事情,希望顾伟也照样做。顾伟拒绝了一句再没说话,妻子在一旁继续叙述理由。突然,不耐烦的顾伟一脚踹到妻子小腿上,第二天小腿便出现了淤青。“宝宝妈妈愣住了,什么话都没说,她终于闭嘴,我的目的达到了,就没有再理她。”

——据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统计数据

家庭暴力的情况有没有可能改变?方刚认为,家暴的根源是权益和控制,通过控制彰显权益,不平等的社会性别制度是家暴根源,而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为施暴者“去权”和为受暴者“增权”,颠覆原有权益关系。

根据全国妇女联合会的统计数据,我国近90%的家暴受害者为妇女,平均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但平均在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世卫组织在2017年的数据显示,全球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仅有不到10%的女性报过警。

●仅有不到10%的女性报过警

咨询师会根据来电者不同情况给予指导和建议。针对受暴者,热线会分析暴力危险度、接纳情绪体验、评估暴力等级、提供法律知识信息、疗愈心理创伤、制定安全计划,为如何应对暴力提供多元选项。

“施暴者”不是一个标签,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明天成为施暴者。施暴者的改变,依赖本人强烈改变的愿望,以及专业心理辅导,两者缺一不可。而根本解决这一问题,方刚仍然相信有可能,“这是一个系统而漫长的工程,或许需要几百年时间,是我们现在这些工作者看不到那一天的漫长工作。”

针对打母亲一事,家里亲戚出面,把顾伟训斥了一番。

●平均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

第二,师资水平方面,招生官对于高端留学机构来说是非常关键的资源,下表数据显示托普仕招生官水平领先源于招生官、海外顾问来自美国前30名校,他们掌握着第一手的美国名校最新招生动态与专业申请细则,避免因信息误差造成的申请失败,这对于学生来说非常重要,特别是准备申请美国名校的学生。

第四,顾问服务态度方面,传统留学机构经常被吐槽顾问态度前后反差大,后期服务效率低等等。托普仕厉害了,这项数据还是最佳水平,为什么呢?因为严格的21步留学申请流程,最大限度地克服了留学服务过程中人为态度的影响,将学生的留学申请严格控制在流程之内,各个流程清晰有序,避免了申请过程的手忙脚乱,也弱化了申请过程中人为的情绪对进程的影响。这便是高明之处,与其条文化顾问服务态度不如从源头解决服务态度前后反差的问题。

法院判决离婚,顾伟猛然认识到自己暴力行为带来的严重问题,此后申请成为白丝带志愿者,致力于终止家庭暴力的志愿服务活动,离婚四年他不考虑寻求新的感情,“害怕反复,如今的我连一只蚂蚁也不敢伤害。”

每个志愿者都有自己的职业,除了志愿服务工作与自己的本职工作高度吻合,例如心理咨询师、律师等,一般参与度高的志愿者持续时间也就在一至两年时间。

热线接听者提供了三个参考建议:1.试着找到自己情绪爆发的“临界点”;2.当想要打人的时候,立即抽离现场环境;3.培养其他合理的兴趣爱好。对方并没有简单指责,把他当成“坏人”“打老婆的变态者”,而是给予了尊重。这一点让顾伟消除担忧,此后每周二晚上,都会拨打白丝带热线电话,每次沟通约一个半小时左右。

丈夫一阵拳头,一个月后妻子起诉离婚

由于只是一个项目而非社会组织,全国各地的白丝带志愿者活动并没有经费支持。国际上公认的最成熟有效的帮助施暴者的方式,方刚曾组织施暴者团体辅导小组活动,顾伟曾经想要参加,但针对施暴者一次完整的团辅需要至少20次,每周一次,这意味着顾伟要至少20次从老家往返北京,即使时间上能安排,路费也要近两万元。

通过这部纪录片,顾伟了解到“白丝带终止男性性别暴力公益热线”,并致电寻求帮助。“我只想让她闭嘴。”而电话那端接听的人问:“她是个人,没有说话的权利吗?”顾伟哑口无言,热泪盈眶。

引发这次家暴的原因,是前一天白天参加一场亲戚的婚宴,“结束后,她说我宴席上不照顾她和宝宝,还用很蔑视的眼神看她。”凌晨顾伟被起床上厕所的妻子不经意地踢了一脚,他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瞬间爆发。这是他对妻子的最后一次施暴,却并不是第一次暴力行为。

顾伟的自述中,更早之前就曾对母亲有过暴力行为。2003年,顾伟步入社会开始工作,起初的一年时间内换了六七份工作,引来母亲的唠叨和抱怨。“她就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不停地指责,我只想让她赶紧闭嘴”,于是他把拳头挥向了母亲的眼角,此后每年都会发生三到四次对母亲的暴力行为。

方刚介绍,家暴的重点其实在于预防,明年他研究的性教育相关课题将出版13本绘本,其中3本与家暴话题相关,要从孩子便开始抓家庭暴力的预防。

顾伟算个例外,已经做了近四年志愿者。平时他会在当地心理协会的组织下,到学校、社区进行预防暴力的宣传倡导活动;若有媒体发出采访要求,他也会同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约束和监督”。作为一名暴力习得者,从小家庭环境的熏染,让他明白:改心换性,并不那么简单。只有持续地接受行为辅导与心理矫治,暴力行为才有可能被改变。

早晨6点沃尔玛开门,数百名排队的人潮鱼贯而入,和往年一样,人们抢购的重点是大屏幕彩电、笔记本电脑、一体机、iPad和iPhone等潮牌商品。商场内到处都可见到装着大屏幕彩电的购物车。因为今年冬天格外的寒冷,很多人穿梭在冬季服装的选购区,挑选厚厚的羽绒服,让往年黑五一直被冷落的服装区顿时燃了起来。(高睿)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Categories昆曲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above and press return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