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抗疫期间“几无建树”蓬佩奥是“史上最差国务卿”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3月30日发文称,蓬佩奥疫情期间的表现“几无建树”,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国务卿之一。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让我们回顾历史上美国国务卿在重大国际危机时刻是如何行事的:全球联动(至少以电话的方式),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反应方案,促使各国支持该方案——从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开始。

今年1月20日,霍尼韦尔与武汉东湖高新区就霍尼韦尔新兴市场总部项目签约。3月21日,霍尼韦尔在“中国光谷”注册成立了霍盛工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该企业在华新兴市场总部,这也是2020年第一个在武汉成立公司的世界500强。

一位印度科技记者在和多位行业内人士沟通后,他总结,6月30日的禁令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这只是印度政府迫于舆论压力,对边境问题的回应,报复性地挑中TikTok。

“妈妈就这么突然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孤儿,她这么拼命工作就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如果是这样,蓬佩奥不是唯一要负责任的人。上周他的大部分作为无疑是为了取悦他的老板——“美国优先”政策的主要推动者。但这不会改变历史对这位国务卿的看法:蓬佩奥在疫情期间的表现将使他成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国务卿之一。

“陀螺”停下来前最后的样子

这是禁令之后,最先受波及的两款产品。此前,TikTok印度负责人尼吉尔·甘地(Nikhil Gandhi)已发表官方声明:TikTok从未将用户信息泄露给任何国家政府,包括中国政府,以后也不会这样做。

而6月29日的禁令,也宣告中印创投圈的蜜月期寿终正寝。中国投资者暂时不会从印度离场,但是,那份坚定已经消退。这也折射出中国出海者遭遇到的历史阻力:他们在走向全球舞台时,正赶上一波逆全球化的浪潮。

在如此糟糕的变现环境里,TikTok从零到1,仍然坚守在印度。2019年4月被封杀期间,TikTok宣布将向印度市场投资10亿美元,同时删除了超过 600 万条触犯社区守则的视频,为新用户注册设置了年龄门槛;为了摘掉“信息泄露”的帽子,字节跳动宣布将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在印度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同时采取其他措施确保该国用户数据的安全;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为了应对疫情相关问题,TikTok 在印度删除违法视频同时,还封掉了数千个违反规则的账号。

而当印度媒体开始报道,中国要从印度撤侨时,张艺的员工十分惊慌,问他,“老板是不是要逃了?”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给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威胁,给全球经济造成重大损失。疫情期间,霍尼韦尔鼎力支持湖北和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病毒,向武汉捐赠了50万只口罩,向湖北各地50家医院捐赠3000台空气净化器,以及向武汉雷神山医院捐赠一系列消防安防系统等。

据统计,在此次新冠肺炎抗疫中,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会员企业共计捐款捐物已超25亿元。在三月中旬国际疫情蔓延后,该协会向泰国相关协会捐赠抗疫物资一批。

而主动选择在印度做“减法”,原因在于用户、营收数据表现都不佳。

“疫情紧急,等忙完这阵子我去医院找医生调理下就好了”

一方面是因为印度创业者的技术能力达不到,连UI(界面设计)或者UX(交互设计)都没有任何创新。核心原因,还是因为印度的在线广告市场的盘子太小。印度理论上的目标受众达到13亿,但在2019年,移动广告的收入只有25亿美元。因此,在印度做社交工具,投入大,但是回报小。

“早知道她还病着,就不唠唠叨叨紧逼她了”

最先受冲击的,则是从中国进口的货物。6月22日开始,陆续有进口商表示,从中国进口的货物在印度海关被拦截,要求100%开箱检查。受到影响的港口和空港包括金奈、孟买、德里、加尔各答和班加罗尔。

而这一纸公文,瞬间将TikTok的印度梦几乎击碎。据悉,据接近字节跳动人士称,过去几年,字节跳动在印度的投入超过10亿美金,如今旗下产品在印度市场几乎全部折戟。

然而,现任国务卿蓬佩奥的做法却截然不同。他阻挠七国集团发布任何公报,因为其他外长合乎情理地拒绝支持他狭隘的主张——他坚持要在公报中提及“武汉病毒”。他发出的信息很明确:对本届美国政府而言,在针对北京的舆论上得分比同英国、法国、德国及其他亲密盟友达成共识更重要。

“当时安排滕逸鹤到一中西路社区担任党委书记主要就是看上她工作踏实细致,能担当敢作为,这次把社区的7个值守点片区交给她也很放心,这里大部分都是老旧小区,很少有物业封闭管理,疫情防控不好开展,工作量也非常大……唉!”东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云元熙突然停顿下来,一声长叹,黯然神伤。因为他想到滕逸鹤的丈夫在2016年因癌症去世后,她一个人顶住生活的重担,女儿这个寒假回来几乎也没和她有过几天完整互相陪伴的日子;想到滕逸鹤的年迈的父亲身体非常不好,高龄的母亲也需要人照顾,她却毅然决然选择舍小家护大家;想到这个新上任的社区负责人没有丝毫的畏难退缩扛住了所有的压力,每天除了深夜回家睡上个把小时外,剩下的所有精力都耗在疫情防控的战线上,这个七尺男儿也忍不住哽咽道“临走前没享受上好日子,这些天对她来说,过得很快,也过得很艰难。”

不过,这并未明显改善TikTok在印度的处境。

FDI修改几乎针对星的中国资本开动扳机。相比2017年的洞朗危机,尽管印度抵制中国产品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印度政府并未出台任何政策,限制或者歧视中国投资者。

北京时间6月30日下午三点半,印度公布中国禁令后,一位在古尔冈的中国职员发现:TikTok和字节跳动另一款产品Helo均已下架。

4月1日,当七国集团外长通过电话被召集到一起时,蓬佩奥曾有机会展现领导力。如果是美国前国务卿如詹姆斯·贝克、乔治·舒尔茨或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参会的话,他们可能会带着世界主要国家达成的一份明确的宗旨声明露面。这份声明或许是援助贫困国家和难民的承诺。这些国家和难民面临新冠肺炎带来的毁灭。

霍尼韦尔中国总裁张宇峰介绍,该公司是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美资企业之一,在华深耕超过40年,见证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腾飞,也是中美在经济、贸易、产业等领域深化合作的参与者、推动者和受益者。

进入2020年,由于疫情影响,中国资本西进印度的步伐已大大放缓,目前公布的只有两笔。而印度政府的禁令,以及5月底公布的针对中国投资的限制令,让中国投资者意识到:地缘政治的风险,是悬在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月21日清早,几乎一晚没睡好的滕逸鹤开始和“头疼、头晕“作着斗争,天蒙蒙亮不久,她就又忙着骑上“电驴子”到了单位。疫情防控阻击战以来,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大早第一个到单位,提前做好工作安排:“2月21日7点半,内容:疫情动员部署会议。1、为社区分发消毒液……4、安排晚上的值守人员。”“滕姐,你的脸色不好看,你快回去休息一下吧”刚到单位的社区副书记杨蓉发现滕逸鹤面色苍白、说话无力。滕逸鹤在“战友”杨蓉的催促下,准备回去休息缓缓,临走时还不忘叮咛道“手套在侧面的柜子里,本上记得那几个值守点需要再去进行消杀,体温枪也得注意调试了,你们勤盯着点,我回去找个头疼药吃,一会儿就回来!” 可是,滕逸鹤食言了,她再也没有回来,值守卡点上的战友们再也听不到她的新指令……

而近800万条差评,是印度人刷出来的,TikTok成为印度人宣泄反中情绪的一个出口。5月底,谷歌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删除了用户发布的数百万条TikTok的负面评论,作为遏制垃圾信息滥用的纠正措施,现在TikTok在印度的Google Play Store上的评分已经跳回4.4。外媒9to5Google估计,已经有超过800万条负面评论被删除。

张宇峰表示,武汉是中国中部地区中心城市,区位优势明显,同时也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研基地。霍尼韦尔愿意和武汉进一步加大合作,借助中国中西部人才和市场优势推动科技创新,更好地辐射广阔的中西部市场并满足其市场需求。(完)

6月30日上午,一位在中国风投基金任职的印度人给我的微信发来两个词:Stupid move(很蠢的搞法)。他深知,付出代价的,不仅仅只是TikTok和这些应用背后的中国公司,也有那些在疫情中处境艰难的普通印度人。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她有接近100万粉丝,每个月从TikTok上挣到的收入接近50000卢比(约5000人民币)。印度的人均收入不到2000元人民币,这个收入相当可观。

而禁令的最大受害者,则是在海外风头正劲的TikTok。7月1日,相关信源透露,受印度封禁旗下应用影响,字节跳动损失将超过60亿美金。这金额极有可能超过其余所有产品被禁公司损失的总和。

我是现场唯一的中国人。我并未感受到印度人因边境问题而起的敌意。相反,一位主题发言嘉宾花了大量时间,来给观众科普,印度的教育科技创业,可以如何向中国学习。回头去看,这是中印创投圈蜜月的起点。阿里巴巴对Paytm的投资,这宗里程碑式的交易,吸引了一批中国投资机构前往古尔冈和班加罗尔。

滕逸鹤的女儿刘硕林,这个眉清目秀、温柔娴静的女孩儿才19岁,可却表现出让人心疼的懂事,她几次眼圈泛红却又几次抑制住眼眶里转动的每一滴清泪,缓缓地介绍道“我妈妈很坚强,我爸爸癌症去世后,她是真的伤心欲绝呀,可是为了能让我安心高考,她在最短的时间内调整好情绪,在我面前从不掉泪。她也很实在很朴实,从来就是家庭和单位两点一线,在家里勤俭节约几乎不去逛街旅游,在单位常常照顾其他人的各种困难,总是给自己‘揽事儿’,她还非常有责任心,这几年她为了把家庭、亲人照顾好,把工作做好,都是全身心投入,唯独把她自己全忘了。”说到母亲的“忘我”,这位刚刚上大学的孩子,终于掩面抽泣起来“我再奋斗几年就能工作挣钱了,她好不容易有盼头了,可是做梦也没想到啊……”子欲孝而亲不在,这种伤痛足以使得为人子女的都会让眼眶里溢满的清泪决堤。

而字节跳动同样为印度人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此前,消息人士表示,字节跳动预计在印度注册第二家实体公司,截至2019年11月,该公司在印度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并计划在今年之前将员工人数增加一倍,并将数据和技术转移到印度。

深圳商人张艺是一家中国手机品牌的高管,在德里生活超过十年,把家人都安置在德里。今年,他的烦心事一直不断,“疫情,本来就缺工人,现在海关又卡在那。”虽然在印度生活多年,直到疫情爆发,他才发觉,印度舆论对中国的敌意有多深。阴谋论在民间甚广。一条在Whatsapp上广为传播的信息说:新冠病毒是中国人夺取全球领导权,故意发明出来的。

在被封禁的中国应用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电商,比如Club Factory和Shein等。中国电商如何影响印度的国家主权与完整性?印度政府未给出答案。

面对这些局势,张艺颇为委屈,他的企业在印度雇佣人员达超过一万,疫情导致工厂和销售停摆,每个月的净支出达1亿人民币。

2月中旬,有几天倒春寒,那时候气温特别低,裹着棉衣的滕逸鹤在外面跺着脚、搓着手坚守着,头疼欲裂的她没有吱声,也没有提早收工,一直熬到晚上十点多,轮值的上岗了,她急忙骑上电车去父母那儿拿点去痛片。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工作,滕逸鹤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准备出门,这时候,干了一辈子社区主任的母亲,一边给她往包里塞药一边叮嘱她“疫情防控这么严峻,你是一名党员,要坚持,可不能当逃兵。”接受采访时,这位74岁的老人失声痛哭“没想到这次分别竟成了永别,早知道女儿还带着病,就不唠叨紧逼她了。”

印度的互联网用户不到总人口的一半,这意味着巨头的增长空间,而封禁让TikTok丧失了这一切。R3的分析师Greg Paull表示:“对于ByteDance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打击,因为它们在印度的年增长率为50%。

除了资金,字节跳动还损失一个高速增长的机会。印度是全球第二的人口大国,根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印度一直是TikTok的国际化增长引擎,也是除中国以外最大的市场。自2017年推出以来,安装量达6.6亿次。

这笔交易背后,很难说没有更深的考量,尤其在印度复杂的政商环境里。因为仅仅在一年多之前,类似Facebook这样的公司,还是安巴尼严词批评的对象。

在禁令公布的当晚,一位在印度的创业者不无愤怒,他在电话里向我倾诉,“我们在这里做了12年。”如今,却面临一夜归零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游戏产业产值五年间增长84.5%。2019年产值增长主要来自移动游戏板块,年收入为1182.2亿元。

还有任何其他在紧急状况下表现更糟糕的国务卿吗?自二战以来,不可能想出比蓬佩奥更没有效率的国务卿了。在这个糟糕透顶的星期之前的一个月里,蓬佩奥在新冠肺炎的问题上几乎毫无建树,他只有一次出现在特朗普每日一次的新闻发布会兼“真人秀”上。

TikTok印度的直接汇报人是凯文•梅耶尔(Kevin A. Mayer),他5月份刚入职,出任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这是他上任后的首次大考。他在字节跳动内部被称为KM。在第一时间,他针对印度事件发出全员信。他表示,“今天早些时候,我已经跟他们(印度政府)联系,以展开对话。”

现在再来想想迈克·蓬佩奥上周是如何度过的,当时新冠肺炎病例数在美国和很多其他国家大幅攀升。但在3月30日,他却沉溺于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间毫无意义的口水战。他指责哈梅内伊在有关伊朗严重的新冠疫情的问题上撒谎。

“非常敬业”、“工作细致”、“责任心特别强”……认识滕逸鹤的人都说她是一个朴实温和、严谨认真的人,身体看上去更是有种胖胖的结实感,从站北路社区、西一街社区到西五街社区、再到一中西路社区的18年基层工作生涯中更是很少听到她叫苦叫累。一中西路社区的同事们回忆,最近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无意听到滕逸鹤几次提到过身体有些不舒服。2月8日,东站街道党工委书记云元熙看到滕逸鹤面色憔悴,因为疫情防控她每天跑街串巷体重也瞬间“暴瘦”下来,关切地询问后要求她回家休息,滕逸鹤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疫情这么紧急,我就是睡不好头疼头晕而已,等忙完这一阵,再去医院找医生调理下应该没问题。”当时,包头的疫情正在迅速升级阶段。等待她的,是各种安排部署、是马不停蹄地奔忙、是寒冬里的坚持,滕逸鹤不敢多有一刻停歇,实在撑不住时也大不了就在家眯上一会儿而已,之后就又主动请战继续回到一线安排部署、值守防控。在她的心里,居民的生命安全,摆在第一位。为了这个“第一位”,这个一直拼命做事的女人最终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了别人的生命!

6月30日,一名著名的印度创业者在Twitter上表示,禁用中国应用,印度朝一个自给自足的移动互联网系统迈出坚实一步。

到目前为止,印度已经抄袭Uber和Netflix这样的美国巨头,成功打造出本土的Ola和MXplayer。但在社交领域,印度创业者几乎没有任何成绩,没有开发出像TikTok或者Instagram这样的本土社交应用。

当更有责任心的领导人努力遏制新冠肺炎大流行时,蓬佩奥却在追求他钟爱的事业,就好像其他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这在针对伊朗的“极限施压”运动上尤其如此——他比任何其他官员都更热衷于推动这场运动。伊朗是世界上新冠病毒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而在中国资本受歧视时,印度人向美国投资者伸出橄榄枝。

Geetha Sridhar进入她的厨房时,智能手机就不离身。这位54岁的家庭主妇,过去每天在TikTok上发布数十个短视频,其中大部分是她自己烹饪的印度传统美食。

另一方面,有印度律师潘德安曾向志象网表示称,政府在发布禁令前既没有作书面通知,也没有举行听证,更没有可依据的例证。

6月29日,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宣布,将禁止包括TikTok、微信、UC浏览器、美图、快手等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给出的理由是涉及“国家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等问题。

徘徊在印度歧路的,还有中国的风险投资人。

三年过去,中国资本已深度参与印度的移动互联网生态,这在2019年达到峰值,中国投资者投入印度的资金,达14亿美金,共计有54笔交易。在2013年,只有区区3笔。同时,中国互联网出海印度的“威力”已显。以2018年为例,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44家来自中国开发者。

霍尼韦尔新兴市场总部的业务范围涵盖公司智能建筑科技、特性材料和技术、安全与生产力解决方案三大业务集团的管理、研发、销售以及其他服务,产品涉及物流自动化数据采集方案、办公数据一体化方案、空气品质管理解决方案、城市燃气计量仪表、脱氯吸附剂、导热界面材料和沥青材料改性剂等。

甚至英国等美国的亲密盟友都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制裁,因为制裁措施会阻碍向伊朗八千万民众运输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蓬佩奥似乎将这场疫情视为一种深化“极限施压”的便利手段。目的为何?结果不大可能是政权更迭,尽管蓬佩奥已经表明这是他想要的。更可能的情况是无辜民众大批死亡,以及美国标榜的人道主义更加不得人心。

“如果这笔交易走不通,我们就不得不从印度撤离了。”6月中旬,国内一位著名投资机构的印度负责人对笔者表示。他的机构最近投资印度的一家饮料消费品牌。如今,正在等待印度工商部的批准。

凯文·梅耶尔对印度市场并不陌生。在迪斯尼,他负责流媒体业务,旗下的产品Hotstar是印度第一大OTT平台。如他所言,这不是TikTok在印度首次被下架。2019年4月,曾被印度金奈法院封禁一周。在删除了超过600万违反其使用条款和社区准则的视频后,TikTok恢复上架。此后,TikTok从中吸取教训,在印度本地开始大量招募内容审核团队。

不过,相比2019年的危机, TikTok和所有的中国应用一样,面对的不是一场法律诉讼,而是未经任何程序的“政治审判”。6月29日夜间,印度官方给出的解释:中国应用“威胁印度主权与完整性、危害国家安全与公共秩序”。

印度显然无视中国公司的贡献。不仅仅只是这些被禁的59家中国App, 6月15日,中印边境冲突爆发之后,几乎所有中国公司都受到“刁难”。

广东现有超过一万家登记在册的游戏企业,居中国所有地区首位,而且广东游戏企业绝大多数具备研运一体的管理能力。其中,年营收在100亿元以上的企业有3家;20-100亿元企业有4家;5亿-20亿元的企业10家。

中国是美国以外霍尼韦尔在全球最重要的研发中心、生产基地和消费市场,霍尼韦尔秉持“东方服务于东方”和“东方服务于世界”战略,不断加大在华研发创新和投资力度,拓展合作和市场开发范围,持续推动新技术在中国的萌发、落地、成长、壮大和全球推广。

“这27天对她来说,过得很快,也过得很艰难”

在59款中国App被禁之前,有人主动选择从印度撤离。

Vmate是阿里大文娱内部孵化项目,被外界称为“印度快手”,一年之前,曾从阿里巴巴获得近亿美元融资。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没有谁生而英勇,只是选择无畏。滕逸鹤这个基层工作者是那么普通,没有轰轰烈烈的惊天壮举,没有慷慨激昂的豪言壮语,在流逝的时光里,很多人后来也许不一定会再记得她;可她又是那么崇高,需要仰视才能感悟她的精神境界——无愧于岗位,便是最长久的坚守; 无愧于初心,便是最郑重的承诺;无愧于使命,便是最有力的担当;她用实际行动告诉这场战“疫”中的人们 “面对疫情,我们永不言退!”(文/李梅 班大威)

在过去一年,变换的国际局势,将中国创业者置于更加艰难的位置。尤其是中美竞争在地缘政治和区域经济方面的角力,已经渗透到新兴市场。

4月21日,Facebook宣布以57亿美元投资信实工业子公司Jio Platform。扎克伯格和Jio创始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两人在公开发言中,强调要用科技手段改造全印度3000万家小商店,让消费者可用WhatsApp直接下单。

过于激愤的言论对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来说没有多少意义。欧洲人对中国提供的医疗设备表示欢迎,而他们从华盛顿那里却什么都没得到。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有关谁在领导世界的观点将永久改变,而答案不会是美国。”

随后,她发现:TikTok已经无法使用。弹窗还提示:这是根据最新的政策要求。

潘德安律师也表示,这些应用背后的公司为成千上万印度人提供工作岗位,如果禁令真的执行后,这些人的工作可能会岌岌可危。而5月份的数据显示,每5个印度人里,就有1个人失业。

鲁晓昆表示,2020年春节期间,主要手游的活跃用户和用户时长明显增加,特别头部游戏收入更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广东主要游戏企业今年一季度业绩至少增长10%以上。(完)

真正改变中国投资者预期的,是印度政府出台的FDI新政。4月17日,印度商工部突然修改了FDI政策中的第3.3.1条款,以防止疫情期间资产被投机性抄底收购为由,将所有直接或间接来自印度陆地邻国的投资从之前大部分行业适用的“自动审批路径”改为“政府审批路径”。

迄今为止,印度官方仍未对当时的举措给出明确说法。海关当局只是对进口商表示,中国货物的清关将出现延误,但未给出理由。中央税务部门也表示,并未发出限制中国货物的命令。

可以预见,疫情之后,印度的营商环境将变得更为复杂。5月份,印度总理莫迪在发表国民讲话时候,提出一个新目标:建设一个自给自足的印度(Atmanirbhar Bharat,印地语)。

蓬佩奥的反华举动甚至更加无意义。他致力于将疫情的暴发归咎于北京,似乎试图阻止中国援助其他国家的努力——这些举措是特朗普政府做不到的。

据《晚点LatePost》报道,阿里的海外新闻聚合产品UC News在5月底对内宣布将停止运营,原团队全部并入阿里健康,同时阿里海外短视频产品VMate将缩减员工、收紧资金投入。

以印度用户规模最大的社交工具ShareChat为例,2018到2019财年,营收仅为两千五百万人民币,亏损高达四亿人民币。

Sensor Tower的分析师兰迪·尼尔森(Randy Nelson)表示,由于这项禁令,ByteDance可能在今年下半年错过印度另外1亿到1.5亿次新增用户。

对于成千上万个像Geetha Sridhar这样的网红,一纸禁令后,他们辛苦积累的名气付之东流。

Categories长城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above and press return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