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泰信托又一产品被爆出现兑付危机产品总规模26亿

中泰信托的烦恼一波接一波,近日又一产品被爆出现兑付危机。

据悉,中泰·弘泰21号集合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弘泰21号”)共分四期成立,总规模2.6亿元,信托资金用于受让遵义和平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和平投资”)因代建“苟江经济开发区厂房建设项目”形成的对苟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3.46亿元应收账款。

信托计划存续期内由转让方和平投资按相关合同的约定按期向中泰信托回购应收账款,或由债务人苟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向中泰信托履行偿付义务,从而实现信托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融资方和平投资是遵义市人民政府100%注资的国有独资企业,主体评级为AA,其业务为承担遵义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廉租房、公租房等项目建设,以及苟江工业园区道路、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业务。据和平投资2020年中报披露的数据显示,总资产规模达86.56亿元、净资产67.49亿元。

融资方和担保方资金实力尚可,缘何会出现兑付危机呢?中泰信托在回复记者提问时表示,因交易对手主要经营业务是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建设项目大多为公益项目,回款周期长,目前尚未形成收入,当地税收收入较少,因此目前现金流紧张,无法按时偿付本信托计划。

关于目前信托项目进展情况,中泰信托表示,已收到和平投资的书面展期申请,“但方案与面谈时商讨的方案有所出入,双方仍在进一步沟通和落实展期还款计划的细节。”

目前,“弘泰21号”第一期的2020万元于10月24日到期,但交易对手截至目前仍未按照信托计划约定的时间支付应收账款偿付款。

多个项目迟迟未兑付、频繁上演“千里追债”事件,无疑对中泰信托的声誉、信用影响较大。

而中泰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逾期超过一年,至今仍无兑付答案。而多只投向贵州的政信类产品,如弘泰1号、弘泰11号等,同样也都出现兑付逾期情况。

中泰信托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作为受托人,此前已向交易对手发送《回购义务提前履行通知》,并已根据合同约定,宣布各期信托单位终止日亦提前至2020年10月24日。

“交易对手于2020年10月28日偿付了各期6月21日至10月24日的信托收益,我们于11月2日完成分配事宜”,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贵州苟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及交易对手、担保方的相关负责人,曾到中泰信托商讨展期事项。鉴于交易对手的现金流情况,我们仍在与交易对手继续沟通展期还款方案的细节及展期协议中的具体条款。”

记者查阅资料显示,“弘泰21号”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3%-7.6%,投资期限为36个月。遵义苟江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苟江投资”)和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担保方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2020中报披露的总资产规模达325.85亿元、净资产166.92亿元。

中泰信托表示,公司及项目团队一直持续与交易对手等进行沟通,包括驻场催收、电话和微信沟通、组织现场会议等,要求对方尽快履行还款义务。“后续,将继续维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维护信托财产安全,按照法律法规以及信托法律文件约定,积极、审慎履行受托人职责。”

杜斌:我们在选择这一个行业的同时,我们就承担了这样一个行业带来的荣光,我们与此同时也要承担,这样一个职业对我们的要求,如同战士奔赴战场一样。

今年以来,信托风险逐步暴露,兑付危机频频出现,信托公司及行业声誉严重受损,信托公司产品逾期现象也层出不穷。

其中,新时代信托未能按时兑付天安财险16笔信托产品、合计投资本金184亿元;吉林信托汇融50号信托计划兑付困难,延期到期后宣布再延期至2020年年底;华信信托9月24日至10月29日在其官网共发布了16次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公告表示由于融资企业未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涉及信托计划达26只。

杜斌是北京协和医院的ICU主任,他从今年的1月18日离开了北京去了武汉,然后又到了哈尔滨,回到北京之后再到乌鲁木齐就辗转到各个地方。直到现在,当我们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归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当中的时候,他依然是穿梭往返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也反映该信托公司在信托资产管理能力、风险处置能力上存在不足,对后期业务的开展会造成不利影响。

Categories长城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above and press return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